中国电影的视觉效果从“儿童”成长为“强壮的男孩”

国产动画《德仁的魔鬼孩子来到世界》让观众大声呼喊,用生动的人物和场景满足观众。中国电影的视觉效果已经从“小孩子”成长为“强壮的年轻人”。作者:孙程健(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艺术研究所研究员)[热点]近日,正在电影院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德仁的魔鬼孩子来到世界》,以炫目的视觉效果让观众眼花缭乱,令当前数字视觉效果技术的发展惊叹不已。 这也证明了在一个数字社会中,“互动世界、娱乐世界和信息世界最终将融为一体。” 从《九层魔塔》、《龙的传说》到《流浪的地球》和《神奇的孩子的诞生》,高质量的国产电影见证了国产电影视觉效果技术的进步,表明数字视觉效果作为当代电影产业发展的结构元素,正在中国电影产业体系的产业建设中起到支撑作用。 然而,当地的视觉效果与发达国家,尤其是好莱坞的视觉效果仍有很大差距 如果我们不能尽快弥补这个容易被忽视的产业板块,中国电影将不可避免地缺乏一个从大到强的坚实的产业基础。 1.缺乏可复制的经验迫使本土视觉效果产业的创造和创新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经过20多年的工业化和数字化发展,中国的视觉效果产业已经初具规模。 然而,随着本土视觉效果产业的形成,“天生”的非标准化和商业模式的缺陷也随之出现 莫尔·VFX(MORE),曾参与过《吴空、《一出好戏》、《漫游地球》等多部电影的视觉效果制作,是中国最好的视觉效果公司之一。 该公司创始人兼视觉效果总监许建曾借用好莱坞数字王国创始人斯科特·罗斯(Scott Ross)的话说,“视觉效果的商业模式从未成功过。” 在许建看来,视觉效果商业模式的缺陷是国内外视觉效果行业的普遍现象,但在中国更为突出。 首先,视觉效果行业本身是非标准化行业。第二个原因是目前中国电影的产业化水平相对较低,导致没有行业运作的参考标准。 因此,用许建的话说,视觉效果产业实际上是“一个非标准化商业环境中的非标准化产品” 与其他工业产品相比,电影视觉效果是一个特殊的行业,“每个项目都有不同的需求,新项目很难遵循前一个项目的生产经验。” 不同于可以标准化生产的手机,我们的内部生产计划几乎每天都因各种因素而变化。” 对此,中国电影集团视觉效果总监郭全健也指出,这个不规范的商业模式问题“在国内外都无法完全解决”。也有这样的案例,一家著名的好莱坞特效公司被“π生活”项目拖垮了。然而,国内电影业与好莱坞在项目制作和视觉效果制作技术上仍有差距,这使得这个问题更加突出。” 非标准化作为一个可变因素,导致视觉效果公司生产计划的不断变化,实际上增加了视觉效果公司的劳动力、时间和设备成本,降低了利润率空 可以说,非标准化已经成为困扰视觉效果产业发展的瓶颈。即使是拥有成熟工业体系的好莱坞,也常常与此无关。 事实上,莫尔VFX的许多项目,如《吴空传记》、《一场好戏》(A Good Show),都有不同程度的亏损,项目亏损已经成为企业发展的沉重负担。 然而,在创作表现上,个性化创作造成的不规范差异从根本上反映在电影艺术的生命力上。 一方面,一部作品的艺术风格和艺术价值往往反映在与其他作品的差异上;另一方面,观众观看电影的欲望也导致了艺术作品的不断创新,突破了既定的模式,展示了多元化的根本原因。 正如郭全健所说:“观众喜欢新奇的视觉效果,这促使创作者不断探索视觉概念和表达形式方面的更多创新可能性。这将不可避免地给生产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或不标准化。因此,非标准化是当前电影行业的一个“共生”话题。 “目前,数字化正在改变传统的电影制作模式,这也从根本上导致电影商业模式的改变。 因此,要克服现有商业模式的缺陷,首先需要改变观念和专业化水平。 导演和制片人在项目实施中的不专业表现是导致目前国内视觉效果公司困难的重要因素之一。 正如郭全健所说,视觉效果电影项目的成功不能依赖于创作者对制作过程的肤浅理解。导演和制片人对特效过程的理解、专业精神以及与专业团队的合作都很重要。 基于此,电影产业化实际上是指在保证创作者个性表达的同时,实现生产水平和生产水平的专业化。 2.如何评价中国视觉效果产业的发展现状、技术水平和整体生产能力,既有基本算法的优势,又突破了前端应用障碍,不仅涉及技术研发、技术能力和生产管理,还涉及基本算法和成果转化等相关问题 对此,诺华视觉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视觉效果总监迈克尔林(Michunlin)表示:“就单一环节的技术水平而言,本地视觉效果公司与好莱坞的差距并不大,但就整体生产流程自动化水平和生产效率而言,仍存在很大差距。” 从视觉效果分类的角度来看,在“宏观场景”的制作中,国内视觉效果公司的技术标准与国外视觉效果公司的技术标准差距正在大大缩小甚至接近 所谓宏观场景是指识别度较低的相对静态的景观生产,如城市街道建筑、地形等。 例如,在电影《阴影》(Shadow)中,有一缕微弱的光线,薄雾弥漫,摇曳的竹影,潮湿压抑的气氛空;在《一场精彩的演出》(A Good Show)中,沉睡在无名小岛上的游轮蕴含着生存的希望,但并不完整,而且遍体鳞伤。在流浪的地球上,在冰雪覆盖的极端环境下,曾经喧闹繁荣的世界末日城市景观等。 然而,国内特效技术与国外技术在细节、氛围、实时渲染以及整体艺术感的控制上仍有差距。 这也是为什么在电影《漫游地球》(Loving Earth)中,虽然宏观场景有相对单一的构成元素,但最终的图像呈现仍然能感觉到一些CG(Computer Graphics,指使用计算机技术的视觉设计和制作) 然而,对于那些高度认可和动态的作品,如人或动物的面部表情、高强度的人或动物运动和肢体运动,国内视觉效果团队的整体制作经验相对较少 此外,与国外视觉效果公司相比,视听的美学理念、操作的技术理念、海量数据的处理能力以及数据库积累和建设的薄弱环节也是国内视觉效果行业不可回避的重要问题。 上述问题与国家科技发展总体水平和研发投入不足密切相关。 国外视觉效果产业有一种“室内软件”,即工作室使用的软件。它是由技术人员专门为某个项目或某个视觉效果目的编写的,如头发、聚类等。 目前流行的商业渲染工具“渲染人”(RenderMan)是皮克斯动画工作室自己开发的软件。 相比之下,中国的视觉效果产业仍处于使用成品的商业软件阶段。尽管一些公司致力于开发自己的插件或刷系统,但他们仍在资金和人才问题上苦苦挣扎。 在正视差距的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进展。 在计算机图形学的基本算法层面,国内的科研力量实际上并不薄弱。 浙江大学计算机辅助设计重心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周坤教授与浙江大学、清华大学、北航等众多专家一道,在底层算法的研究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一些研究成果甚至在国际上领先,包括迪斯尼在内的一些外国机构已经成为他们的用户。 然而,从基本算法到前端应用程序,需要大量投资来将底层代码转换成可应用于前端的操作系统。 也正是在这一中间环节,一方面,取决于效率,公司负担不起如此高的资本投资,另一方面,跨行业人才外流导致难以有效整合研发所需的技术力量。 从基础图形研究到软件开发,再到实际应用,中外视觉效果产业之间仍然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目前,该项目的特效制作成本本身不足以支持或推动特效公司投入如此高的研发成本。 因此,这需要视觉效果公司和大学等研究机构之间的合作,以突破生产、学习和研究之间的障碍。 3.复合型人才短缺问题有待改善;科技行业最需要的是人才。 人才流失是国内视觉效果产业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 许建表示,在完成《漫游地球》的视觉效果后,该项目的CG总监被中国其他行业的公司高薪挖走。 另一方面,人才素质低、艺术素养缺乏也是困扰视觉效果产业发展的现实问题。 对此,米春林表示:“目前,视觉效果行业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整体艺术素养需要大大提高。” “20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的视觉特效行业刚刚起步。由于设备昂贵和缺乏人才,入学门槛相对较高。 在此期间,该行业专注于电视广告,对电影的需求不高。 人们对电影视觉效果的理解仅限于辅助工作,整体视觉设计的概念尚未形成。 2000年前后,虽然本土视觉效果公司大胆制作了几部国产电影如《紧急降落》、《翱翔的豹》和《英雄郑成功》,但由于概念、软硬件技术等各种条件的限制,本土视觉效果产业并没有发展起来。 从2000年到2008年,随着《英雄》、《无极》、《天地英雄》等国产商业大片的兴起,一些电影制作人开始将视觉效果作为电影的商业卖点。市场需求极大地促进了视觉效果产业的发展。 然而,这一时期国内视觉效果公司的发展规模、技术水平和生产能力都无法满足电影市场的需求,制片人对当地视觉效果公司缺乏信心,导致包括《英雄与承诺》在内的电影视觉效果订单流向海外市场。 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蓬勃发展,国外视觉效果公司进入国内竞争,尤其是韩国公司以高性价比挤压了国内视觉效果公司空的生存空间,导致许多国内电影更愿意与海外团队合作。 作为视觉效果行业的标志性事件,莫尔·VFX于2015年参与了《吴空传记》的视觉效果制作。这是中国视觉效果团队第一次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负责整个项目。 在这种情况下,《吴空传》总共有1500个视觉效果,其中莫尔·VFX完成了1100个并成功翻转。这直接导致国内制片人开始建立对当地视觉效果公司的信心,许多国内电影转向委托国内企业制作视觉效果。 最终,电影《吴/[/k0/》的视觉效果获得了香港电影奖。 在过去两年中,由于劳动力和其他运营成本的增长,一些国产电影的视觉效果订单已经开始流向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国家,如印度,或成本效益较高的国家,如韩国。 与此同时,一些大型外国公司开始在印度等地设立分支机构,以低劳动力成本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这给中国视觉效果产业的发展带来了巨大压力。 从许建的角度来看,从2007年到2015年,本地视觉特效行业的人工成本增长仍然可控,但从2015年到2018年,人工成本每年翻一番。 然而,尽管劳动力成本增加,人员的整体素质却没有提高。人才培养与行业发展不同步,导致本地视觉效果行业员工整体素质参差不齐。 米春林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现有员工的能力与劳动力成本的高增长不匹配,人才培养跟不上整个行业的需求,导致人才结构单一,复合型人才缺乏。” “未来的视觉效果产业需要大量的复合型人才,尤其是那些跨越科技和艺术两个领域的人才——他们不仅要有相应的技术技能,还要有一定的艺术素养,甚至有一定的艺术创造力。 激烈的市场竞争、不规范的商业模式、人才流失、研发资金缺乏等因素导致了目前国内视觉效果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困难。 中国视觉效果产业的发展与中国电影的产业化有着根本的关系。 基于此,笔者认为,视效应产业需要国家更多的支持。 正如郭全健所说:“视觉效果产业应该得到直接针对生产水平的实际优惠政策,而不是仅仅针对票房的补贴或奖励。” 此外,应加大对电影教育视觉人才培养的投入。 此外,视觉效果产业发展更重要的命题是如何在视听和情感戏剧的感官体验水平之间找到平衡,如何在“适销”电影和“可播放”电影之间构建自己的产业模式和发展方向。不同之处在于“前者可以通过“高概念”的叙事或奇观效果成功促销,而后者可以为观众提供真正的享受,在观看后仍被观众谈论。” 《光明日报》(2019年8月7日,第13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在线官方 » 中国电影的视觉效果从“儿童”成长为“强壮的男孩”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