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监会处罚并揭露了“真正的控制者”在威尼斯隐藏四环生物已有四年的秘密

2019年9月23日晚,四环生物(000518。深交所宣布已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函 关注信的内容涉及四环生物的内容和卢克平此前受到中国证监会的处罚。 9月22日晚,四环生物发布了《关于接受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售事先通知的通知》 来源:四环生物学公告提到,四环生物学和陆克平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已经完成调查。中国证监会计划依法实施行政处罚,采取措施禁止四环生物和六科平上市。 正是中国证监会的纪律声明揭露了四环生物与卢克平之间长达4年的“无法说的秘密”。 隐藏4年的“真正的控制器”四环生物的前身是江苏三山实业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1992年,1993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 2001年,江苏三山股份更名为当前的四环生物 四环生物的主要业务是从事药物和保健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从2014年到2018年,四环生物发布的年报显示,四环生物的股权相对分散,没有股东能够控制公司,公司处于“没有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因此,四环生物“无实际控制人”的表述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 深交所分别于2015年8月10日、2016年10月20日、2016年10月31日、2017年1月11日、2017年8月1日和2017年8月8日向四环生物及相关股东发出5封关注函和2封询证函,要求澄清四环生物的实际控制人是否为卢克平,陆羽、王红明等股东是否构成一致行动者,以及四环生物与卢克平及相关股东控制的对象之间的交易是否一致 然而,对于上述深交所的询问和担忧,四环生物给出了否定的答复。 深圳证券交易所如此多的关注信引起了中国证监会的关注 2019年1月7日,中国证监会向四环生物发出“调查通知”,称由于四环生物涉嫌非法信息披露,中国证监会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对四环生物展开调查。 根据2019年9月22日收到四环生物发布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止令》公告,中国证监会已完成调查,四环生物在2014年至2018年间并未失去实际控制人,卢克平最迟将于2014年5月23日成为四环生物的实际控制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卢克平是谁?根据关于四环生物故事的公开信息,卢克平是江苏阳光(600220)的实际控制人。上海),并持有*ST海润(600401)的控股权。上海),该公司已退出市场。媒体称他为“巨型毛纺”。他控制的江苏阳光集团位于江阴新桥镇,中国著名的纺织服装城。 自2014年起,卢克平为扩大其控制下的四环生物股东大会投票权数,已设立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包括陆羽、俞秦分、孙贤、俞旭发、周军、张会峰、徐康瑞、赵龙、徐智、陈建国、王红明、孙一凡、江苏安德宇纺织服装有限公司等。靠自己还是通过许为民。 它的两种股权工具是:1 .卢克平通过其实际控制下的江苏阳关集团,以邵宏远的名义制定了南华光华第五号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光华第五号”)。光华五号和光大证券(601788。SH)签署收入互换协议,同意光大证券将购买四环生物集团的股份。同时,光大证券将根据客户意愿在股东大会上投票。 二.自然人张会峰为委托人设立的齐鲁证券资产管理-民生银行-齐鲁星月三号集体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星月三号)购买了四环生物股份。星月三号持有的股份的表决权属于卢克平。 卢克平拥有上述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的控制权,以及上述账户中持有的四环生物股份的表决权,并通过阳光集团和其实际控制的其他银行账户的转账和直接现金存款向上述账户提供资金。 卢克平控制上述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于2014年2月20日至2018年4月11日(以下简称所涉期间)交易四环生物股份,同时通过上述账户在四环生物股东大会上行使表决权。 在四环生物发布的公告中,2015年10月23日至11月20日共向赵红提供1.395亿元,2015年12月21日至28日向华莹提供9000万元,2015年10月23日向倪莫砺锋提供8200万元,2016年4月5日至10月10日向何斌提供1.88亿元。 本案期间赵红、华莹、倪莫砺锋、何斌在四环生物股东大会上的投票情况与卢克平控制账户的投票情况高度一致。 卢克平于2014年2月20日通过其控制的证券账户购买了四环生物的股份。2014年2月21日,他持有四环生物总股本的5%。2016年6月20日,他持有四环生物总股本的30%。截至2018年4月11日,他持有四环生物总股本的39.42%。 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2014年修订,中国证监会令第108号)第八十三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第(五)项,卢克平与赵红、华英、倪莫砺锋、何斌有一致行动关系,构成一致行动人。 此外,2017年9月19日,卢克平控制的阳光集团办公室包含四环生物及其子公司的生产、经营和财务信息,包括四环生物及其子公司重大经营事项的信息和印章以及卢克平签署的相关文件。 公告还提到,一些涉案人员认定卢克平是第四环生物系统的实际控制者,并承认他向卢克平报告了自己的工作。卢克平决定了四环生物系统的重大管理决策。 四环生物5300万元的关联交易不仅掩盖了卢克平作为实际控制人的身份,也掩盖了卢克平与四环生物之间的关联交易 2014年10月10日,四环生物的子公司新疆艾迪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艾迪”)与卢克平控股的阳光集团的子公司江苏阳光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房地产”)签订房屋销售合同,同意新疆艾迪在阳光山湾花园9日至19日从阳光房地产购买11家店铺,总成交价格为5345.56万元,新疆艾迪将于近期内将上述款项全部支付给阳光房地产 四环生物及其子公司新疆艾迪阳光集团及其子公司阳光地产均由卢克平控股。 四环生物应在其2014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相关交易信息 然而,四环生物官方发布的2014年年报并未披露相关交易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卢克平继续在限制性交易系统内交易四环生物的股票。 在2014年2月21日至2018年4月11日的限制交易期内,卢克平及其协同代理人赵红、华英、倪莫砺锋、何斌控制的账户共买入626530063股,累计买入4320788.41万元,累计卖出27215226股,累计卖出19541.6万元。 他们共同持有5%的“四环生物”,未能履行每增加5%就报告和宣布的义务。 当卢克平及其关联方赵红、华莹、倪莫砺锋和何斌共同持有四环生物30%的股份时,未按要求履行上市公司的公告和要约收购义务。 对此,中国证监会对四环生物处以60万元罚款,并责令其改正。卢克平因责令四环生物从事非法信息披露行为,被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卢克平、赵红、华莹、倪莫砺锋、何斌因卢克平及其合作者赵红、华莹、倪莫砺锋、何斌在限定交易期内买卖“四环生物”的行为被责令改正,给予警告,罚款3000万元。 卢克平、赵红、华英、倪莫砺锋、何斌因卢克平及其合作者赵红、华英、倪莫砺锋、何斌控制的账户中共同持有的“四环生物”数量占四环生物总股本的30%而未履行上市公司公告和要约收购义务,被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虽然卢克平已经成为第四环生物的实际控制者,但他对第四环生物的操作性能并不十分感兴趣。 资料来源:2014-2018年,四环生物的经营业绩可谓惨淡。2014年至2018年,四环生物净利润分别为595.66万元、-7444.5万元、447.29万元、772.8万元和-2943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情况更加糟糕。 扣除3年的非净利润损失后,2016年扣除非净利润的最佳年份仅为57.11万元 此外,2019年四环生物的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四环生物净利润为973.4万元,同比下降1011.21%。扣除非净利润损失989.8万元,同比下降1908.02% 北京四环,四环生物的子公司,贡献了其80%以上的收入,在2018年也遭受了损失。 2018年,北京四环路亏损212万元,2019年上半年,北京四环路亏损488万元。 在四环生物医药行业业绩不断恶化的背景下,四环生物不得不开始改造其他行业。 2015年,四环生物成立江苏魏晨生态园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收购广西洲际林业投资有限公司,开始转型林业产业。 然而,江苏魏晨自成立以来一直亏损,2015年至2019年上半年累计亏损约4500万元。虽然广西洲际酒店的经营业绩是积极的,但从2017年到2019年上半年累计净利润只有500多万元,这是杯水车薪。 GPLP犀牛财经向四环生物发出调查核实函,询问中国证监会的处罚是否会影响下半年四环生物的未来运营。到目前为止,对方还没有给出答复。 至于是否会退市,四环生物在公告中表示,四环生物判断上述违法行为没有触及深交所规定的严重非法强制退市。 然而,最终结果很难预测,GPLP犀牛金融将继续关注此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在线官方 » 中国证监会处罚并揭露了“真正的控制者”在威尼斯隐藏四环生物已有四年的秘密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